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产品动态

ofo搬离北京总部陨落还是涅槃?

时间:2018-11-22  来源:本站  作者:

  2018年11月5日,据新京报消息,ofo员工即将陆续搬离位于理想国际大厦的北京总部,新的办公地址为互联网金融中心,这此前是ofo海外部门和北京分公司的办公所在地。

  位于中关村的理想国际大厦被创业者称为创业的风水宝地,这里诞生了百度、新浪。

  2017年2月,戴威的ofo搬进这块创业者们梦寐以求的创业圣地,那是ofo最高光的时刻。

  以ofo、摩拜为代表的共享单车为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走向全球甚至海外市场。完成4.5亿美元融资的ofo成为资本市场最炙手可热的独角兽之一,背后资本有金沙江、经纬、滴滴、小米、DST……,ofo还很快迎来了阿里巴巴的资金注入。

  在21个月后,“共享”这一概念对资本不再具有吸引力,摩拜选择投靠美团,哈罗单车选择站进阿里阵营,青桔单车、小蓝单车由滴滴控制,唯有ofo坚持“独立发展”,艰难前行。

  近期关于ofo的新闻几乎一致的是负面新闻,在10月31日,“界面”引述知情人士说,ofo整体负债为64.96亿元,其中,用户押金为36.50亿元,供应链为10.20亿元。

  “界面”在文章中补充道,已有一家大型券商中介机构入场做ofo重组的方案。

  ofo对此表示否认,称以上报道内容严重失实,“破产重组”的说法更是无稽之谈,相关报道严重损害了ofo的品牌和商誉,是对ofo的恶意抹黑。

  2018年11月,公众号“独角兽深背景”在文章称,ofo的离职员工透露,公司已大幅裁员,现已剩下不到1,000名员工,去年年会时,公司还有3,400多人,2月时公司只剩下3,000人。

  “破产重组”、“大幅裁员”以及此前“滴滴压价收购”等消息,滴滴均发声辟谣。

  AI财经社在《ofo救命钱到位,滴滴拒绝签字》一文中透露:2018年3月,ofo创始人戴威已通过动产抵押的方式,先后两次将其资产共享单车作为质押物,换取了阿里巴巴共计17.7亿元人民币的融资。

  寻找到阿里资金支持,再为自身谋划盈利手段,ofo开始寻找可靠的生存路线月,ofo对外宣布已在百座城市实现了盈利,包括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天津和成都6座一线城市,以及百座三线月底部,ofo开始尝试将线下流量进行变现,在其APP上插入了短视频广告,用户在扫码解锁时会看到10秒的广告。

  当ofo最大的竞争对手投靠美团旗下,共享单车顶尖玩家的运营数据被写在招股书上公之于众时,大家都清楚Ofo的营收情并不乐观。共享单车能带来不错的线下流量,但单车的折损速度以及运营成本都让共享单车企业实现盈利并不那么容易。

  据美团此前招股书中公布的摩拜运营情况显示,摩拜在2018年的前四个月收入147亿元,单车及汽车折、经营成本则达到了396亿元、158亿元,摩拜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净亏掉4亿元,毛(损)率高达277.2%。

  清楚知道共享单车本身并没有足够盈利能力的ofo开始将业务拓展开来。10月29日,据新京报报道,ofo小黄车的国内的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已经完成了电单车的专利申请,该专利名称为“电单车的车速控制方法、系统及电单车”,主要解决因电单车误操作而造成的车辆突然加速的问题。

  而根据商标局官网查询结果显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在2017年10月至11月期间,累计向国家商标局递交了16个电单车相关商标的注册申请,这表明其对电单车领域布局已久。

  ofo希望骑行范围更广的共享电动车重新激起用户对骑行的兴趣,瞄准3-10公里的中短途出行直接对标上部分网约车企业所涉及到的业务。

  发现发展前景有瓶颈的ofo将未来蓝图规划到了美团甚至阿里的战场当中,不再只做出行服务。据自媒体“万能的大熊”消息透露,2018年6月,ofo在遵义召开了一场内部战略会议。

  在这场内部会议中,ofo联合创始人薛鼎确定ofo未来发展方向,并提出一个三步走的概念:

  第一阶段:共享单车-成为出行服务提供者,目前ofo正处于这个阶段的尾声;

  第二阶段:优质生活-打通各种服务场景,完成人与场景的连接,形成一个高质量的场景服务聚合平台,为用户连接更多品质生活服务。ofo现在正在为这个阶段做充分的准备;

  第三阶段:智慧服务-当连接的服务平台越来越多,类型越来越多样,打通的场景越来丰富的时候,就可以判断用户的用车时间,要到哪去,要做什么,此刻TA最需要什么,这样就能为用户提供更优质的服务体验,为用户带来更好的生活品质。

  从ofo未来业务发展规划看,ofo将主战场选择在生活服务领域,虽未明确说商业模式的选择,但这无疑会跟滴滴、美团甚至是阿里产生竞争关系,面对如此多发展成熟的互联网巨头,ofo的未来或许会更加艰难。

  对于仅有四年企业历史的ofo而言,发展历程已经足够幸运。朱啸虎的资金让ofo活下来,促成滴滴的战略投资,程维下注ofo后,多位投资人加码,阿里的借款驰援,ofo延续生命。最终,ofo和摩拜合并计划失败,朱啸虎出局,滴滴高管离开,与滴滴交恶,阿里融资流产,债权换股。

  2018年5月,ofo创始人兼CEO戴威在内部会议上表示未来公司将会坚持“独立发展”,并把ofo的现状和电影《至暗时刻》中的丘吉尔、战时英国相提并论。戴威向参会人员表示,“如果不愿意战斗到最后,现在就可以退出”。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